少女帕拉斯

出逼之日,删号之时。可同患难,不能共荣华。

午睡时间

又名《你看像不像带孩子》

或者

《孩子闹觉怎么办?抱抱就好》

无脑甜甜甜,文笔辣鸡

以上,谢谢各位看官。

—————————————————————————

李敏亨坐在办公桌前,右手手指转动着笔,左手撑着桌子边缘来回转屁股底下的椅子,视线不离桌面上的文件。

整个办公室安静的只能听见电脑运作的声音。

下午三点的办公室在十分钟后打破了宁静。门被“咔”的打开,接着“砰”的一声,李敏亨抬头,看见助理劝阻的身影和不速之客的冲入。

是李东赫。

这个认知让李敏亨绷了很久的神经松懈下来,连同冒起的肝火一起流失。

下午三点是李东赫的例行午睡时间,一个宅在家工作的人终于忙完了工作,告一段落的午睡被提上日程,因此李东赫特意嘱咐李敏亨不许打给他检查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准备睡个昏天暗地。

但是似乎这个计划不是那么的顺利。

李敏亨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笔,看着进来的两个人。

李东赫没有来过他的办公室,助理不认识人。但李东赫手上有李敏亨给的门禁卡,助理又不敢轻易拦人,只好劝阻李东赫。在看到李敏亨那一刹那,助理的心不免得咯噔了一下,等待上司的责骂。

不过李敏亨没时间理助理了。

李东赫推开门就往李敏亨的方向冲,扑的李敏亨连人带椅后滑了几步,手却还稳稳的接住人,搂着李东赫的腰。

门口的助理目瞪口呆。

只见她的平日里脾气虽然好但公事必然公办绝对在工作时间没有私人事情的上司,这位年轻有为的精英,把刚刚距离还有3个小时下班却冲进了他办公室的男孩子给一把抱住了。

没有怒骂没有呵斥,甚至也没有责怪助理没有拦住人,而是递给了助理一个离开关门的眼神。

李敏亨没有空理助理的那些心理活动,他现在身上挂着的宝贝正在闹觉。

没错,闹觉。

两个人同居都多年了,这个时间,李东赫睡午觉睡不着的话,就会去找李敏亨。无论他在干什么,都得找到人。曾经试过李敏亨要出差一周,走之前看着人信誓旦旦的说没有他也可以。

结果第二天就在酒店见到了人,可怜兮兮的坐在他的房间门口,身边是个小行李袋,戴着耳机听着歌看着人来来往往。

当时的李敏亨一半心疼一半生气,看到平时宅在家不出门的人不声不响的跑出来,也不知道在门口坐多久了。刚想开口训人,就看到李东赫扑过来,挂在他身上,软乎乎的说着“我好想睡觉,可是没有你抱抱睡不着。”

李敏亨当下就泄了气,紧了紧怀里的人,艰难的开门抱人睡觉去了。

往后只要李东赫睡不着,就会不管不顾的去抱住李敏亨。

现在也是这样。

李敏亨看见助理关了门,把跨坐在身上,双手还紧紧环着他的脖子,脑袋埋在自己脖颈的李东赫给正了正姿势,双脚用力滑回办公桌前,一只手抚上人的背,另一只手则接着拿起笔,继续看文件。

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李东赫原本还在哼哼,进门就被拦住的小情绪在抱住了李敏亨之后得到好转;李敏亨在他耳侧轻轻的吻了一下的时候,情绪烟消云散。

午睡时间终于开始了。

200%

流水账

但是是甜的流水账

题目或许叫做《it must be l.o.v.e》更合适

出自乐童音乐家歌曲——200%

以上。

—————————————————————————

最近学校的广播站大换血。

钟辰乐推着自行车走在校道上,原本是萨克斯吹满3分钟的《回家》,通常来说还要给周遭的环境加上黄昏滤镜,一股子青春易逝的沧桑感。

回家这件事本来是这样的。

但是最近不是了。

钟辰乐把车停在行政楼前的大榕树底下,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朴志晟下来还要多久。

“……好的,那么今天的广播就到这里了,让我们听完最后一首歌,明天再见吧。”

说完这句话,就是结束的时候。

钟辰乐把书包带子紧了紧,胸前挂着的书包里面有广播室上一层楼走廊尽头的图书室里的书本,是朴志晟给他带酸奶的那天,等他放学太无聊借的。

书名叫做《木莲花》,借了才知道是一本狗血言情,原本想还,被朴志晟看见了。

想要打趣自己的人,却自己看的眼泪哗哗,吸溜鼻涕抽着鼻子带着浓浓的哭腔对自己说“这本书真是太感人了。”

于是被拿走翻来覆去的看。

今天是一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

上课的时候钟辰乐翻开借书证,看见了借书日期。图书室老师的下班时间是下午5点半,朴志晟广播结束是6点。

充足充裕充分的还书时间。

钟辰乐挠了挠自己的毛躁脑袋,略大的校服让他忍不住缩着手,不远处操场上原本热闹的篮球“啪”、“啪”的声音已经趋于平静。

钟辰乐抬头望了望天空,已经有些昏暗。秋天开始了,天空暗下来的时间越来越早,隐约有几颗星星在钟辰乐头顶上,有风拂过来,把钟辰乐飘远的思绪终于拉了回来。

朴志晟也终于站在了行政楼底下。

钟辰乐看着朴志晟耍帅的单肩背着书包,旁边的前辈拍拍他的脑袋和他道别,行政楼老旧的门灯底下围着最倔强的几个虫子,扑上像火一样的黄色。

朴志晟就在有几颗星星的天空底下,顶着扑灯的虫子,用和风一起扬起来的语调,一步喊他的名字一次。

钟辰乐带着猫咪纹,开口埋怨“你好慢呀!”然后听着朴志晟用低音炮不知所措的解释“不是我一结束就收东西了!可是老师突然过来,前辈不走,我也不敢。”接着看了看钟辰乐没有愠色的脸,一边坐上自行车后座,一边笑嘻嘻的道歉。

钟辰乐自行车骑得不算快,没人的学校里在校道里骑车也没关系。刚刚播的最后一首歌剩下最后一遍副歌,钟辰乐骑着车和坐在后座的朴志晟边聊边走。

“那本《木莲花》挺好看的。”
“是吧?好看吧?我就让你相信我了!”
“我不是相信你了嘛。”

钟辰乐和朴志晟的影子在路灯里交融在一起,广播里的副歌终于快要唱完“it must be l.o.v.e”。

追星少年黄仁俊(上)

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不要较真

马东是真的,星辰是真的。

竹马争俊也是真的。

以上。

01

黄仁俊

死宅追星狗,正业追星,副业老师,偶尔兼职西皮画手。

黄仁俊没有什么特别爱好,追星是人生一大乐事,可以和姆明相提并论。作为资深追星狗,老师是他的不错职业选择:有稳定收入,有充足假期,有同好(班级小女生)。可惜的是,不能够接近偶像。

按理说,他的好皮囊很能够加入爱豆界,他也不是没想过成为一名近距离磕爱豆的艺人,不过最终还是觉得距离产生美,选择成为一名美术老师。

但这并不妨碍他追星。他公然带应援棒上班,撺掇班级长得不错的男孩子跳爱豆的舞,和班里的同好们一起在艺术节等一切能够听到爱豆的歌的表演上疯狂打call,亮着身份证明一般的第一代应援棒接受小女生们的瞻仰。

每每亮出他的应援棒之后,那些小女生就如同看到了教主一样,向黄仁俊投来仰慕的眼神,令仁忍不住大笑三声。

哦,对,忘了说,黄仁俊狗的爱豆。

叫做nct。

02

他狗nct不是没有缘由的。

彼时nct尚未成军,黄仁俊也不过是个小屁孩。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赶着回家打游戏的他一个箭步冲上了即将关闭的地铁车门,顺带手的把前面的男生推了一个踉跄。

你以为是那么狗血的遇见了李帝努还是罗渽民?

不是,这个文不是这走向。

他一把推了一个踉跄的是李东赫。

彼时的李东赫还是李东赫,不是楷灿,是个济州岛回来的小黑孩,虽然已经显现出了长腿的模样,但也是个和黄仁俊差不多的小屁孩。

李东赫回头,看见黄仁俊龇牙咧嘴的被挤压回到地铁门上,眼神里满满的是不满和幸灾乐祸,甚至在黄仁俊和他对上眼神了,也毫不畏惧,只是撇开头,再也不看。

黄仁俊倒是没啥所谓,毕竟自己推得人家,不过他自顾不暇,要不还能道个歉,给那位黑皮肤老铁说个对不住。

两人在拥挤的地铁里全程无交流,李东赫比黄仁俊先到站,下地铁的时候出的是黄仁俊的位置,于是黄仁俊站在门边角落里准备和李东赫说声对不起。

不过拥挤的地铁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黄仁俊错过了和自己爱豆成为pong友的机会。但是命运这种狗屁玩意儿有时候喜欢搞点孽缘。

所以让黄仁俊看见了来接李东赫的竹马二人。

那颜值,怎么说,黄仁俊自诩铁直,但那一刻他决定成为这两个男人的颜饭。

哎呀妈呀真好看。

03

等到了nct出道了,他才知道那两个好看的男生一个叫做李帝努,一个叫做罗渽民。

颜值扛把,一统天下。

而那位黑皮老铁则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却在李马克那里拥有了姓名。

黄仁俊狗了条以后时常回忆起李东赫那时候瞪他那一眼,凶狠的nili东赫哥和这个放送中既有趣又娇娇的楷灿实在是反差太大,尤其是在李马克身边,十分不能让黄仁俊将两个形象重合起来。

这种反差……

让黄仁俊不可避免的……

磕起了西皮。

黄仁俊看着李马克被弟弟们搂住时立刻上手不显山露水的夺回所有权的李东赫,心中一阵满意。

今天的马东也是真的。

于是发挥美术特长,怒画一张18x。

成年了就是好搞。

黄仁俊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老福特里清一色的“啊啊啊啊啊啊”的评论,甚为满意。再看看前天刷出来的星辰圈太太的擦边球kiss文,恨铁不成钢的巴不得二人明天就成年给生孙子。

未成年小学鸡就是麻烦。

不过真特么的甜。

嘿嘿嘿嘿嘿嘿。

04

今天来上班的黄仁俊坐下了之后,先是确认了自己的课表,发现自己一上午都没课,打算趁着写空档把教案给写了以便晚上可以安心的抢演出的票。不料第一节课级主任路过抓壮丁,整个办公室就黄仁俊一个术科老师,理所当然的只有他一个人在办公室。

黄仁俊云里雾里的跟着地中海级主任走,心里默数领导脑袋后方到底还有多少头发之后还会秃吗怎么个秃法……走神的后果就是差点猛的撞到领导背上。

定睛一看,校长办公室里的一溜儿的小帅哥不是他平日里狗的nct是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我见到我家正主啦!

而在nct众人眼里,就是一个挺好看的貌似是老师的男孩子,被他们众多的人数给吓呆了。

于是本着和平友好的原则,门面竹马二人挂上饭撒微笑,同时向进来的黄仁俊自我介绍:

“你好啊,我是jeno。”

“你好呀,我是渽民尼。”

“你……你好……我是……我是西……呸!我是黄仁俊!”

黄仁俊愣愣的握了握两人的手,定了定神,才来得及环顾四周。

平日里挺空旷校长办公室,被一屋子的好看男生填满了。

不知道学校里的粉丝们会不会尖叫呢?

其他人不知道,黄仁俊是真实的尖叫了。

悠太先生和思成先生的30封家书

“我必须想一想

怎么留住你的每天早晨的睡醒时光”

家书系列又一封

各位假期快乐啊~

❤❤❤❤❤❤

—————————————————————————
我的中本悠太先生:

         今天要称呼你为“中本悠太先生”。

         请不要惊讶的发出“诶~”的疑问,与你共眠2536天,我充分能够想象出你的反应。

         未免你担心,所以我在信的抬头用了“我的”。

         我的中本悠太先生,工作上的事情总算忙的告一段落,在我下班前的2小时里,我在我的小小办公桌前,听着办公室里的同事们絮絮叨叨他们的琐事,不免的想到了你。

         年纪和妈妈差不多的大姐现在在我右手边和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子在讨论婚姻的问题。大姐从她结婚前谈论到了结婚后,从她的丈夫为了追求她骑自行车骑了一个多小时给她送了一支她那天特别想吃的糖葫芦,聊到了前几天她和丈夫两个人吵架了吃饭都不说话。

         不过昨天晚上我看见了她老公接她下班的时候还给大姐带了外套,是大姐前天说特别喜欢的那件。

        虽然两个人还是不说话。

        于是我想起了你。

        在我们尚处于暧昧阶段的时候,你会带我去大学城附近好吃的美食店,那时候感觉学长像个探险家一样,跟着你就能寻找到美味的宝藏。我们也并不那么富裕有余,当然我指的是时间。所以你总会在我没课的时候出现,问我“winwin呐,去吃好吃的吗?”

        那时你总念不对我的小名,我纠正好多次是“昀昀”,最后你还是只能念成“云云”。

       也很不错就是了。

        后来在一起了,你会在下了班回到我们合租的房子里什么也不说就抱着我。那时候的你是很累的,每天都活力满满的你连Lucas约你去踢球都不去了。但是我也因此很高兴,难得周末能和你一起醒来,看看你那疲倦的眼圈,然后等你亲亲我的鼻子,我再亲亲你的胡茬,互相在被子里蹬脚,也很开心。

        距离你那不算完美有我滤镜加持的糟糕表白现场过去7年,昨天的我们在客厅里吵了一架,因为什么不太记得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反应过来你自己出门了,出门前隐约记得说去冷静冷静。

         记得我们第一次吵架,你也是说去冷静一下,然后一个人抓了钱包穿了拖鞋就出了门,我也是一个人在客厅里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办。

        现在记得的就是那天我在客厅里闻了一晚上的走廊传来的烟味,后来烟味还没散,你就打开门进来抱住我。

        我闻着你身上的烟味,说“你的烟味好大。”

        昨晚情况似乎大致相同,不过你进门的时候身上是我上星期想吃的炸鸡味,我当时真的特别生气,你真是太讨厌了,和我吵架丢下我一个人,还去吃了你不让我吃的炸鸡。

        在被我狠狠地咬了一口肩膀之后,我才看见你书包里透出来的塑料袋子角,是那家炸鸡。

        我更加生气了!书包洗起来很累啊!

        不过看在炸鸡的份上,勉强给你洗书包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你,发现我们也没有话说了。也不太想亲亲你的下巴,也不太想窝在你的脖颈里说话。不过还是想要抱着你睡觉,要把脚搭到你小腿肚上,要整个人蜷进被窝里但是你不能把我整个头都盖上。

        要明早上看见还是你。

         所以我想了想办法,要怎么才能名正言顺的明早还能看着你起床呢?

        这个办法就是信封里的小小圆环了。

        请你在看完这封信之后,戴上那枚圆环,带着我想吃的炒乌冬,接我下班吧。

         啊,不要忘了把每天出现在你办公桌上的陌生的鲜花和便当

         扔!掉!哦!

                            

                        从前现在将来都是你的董思成

      
       

悠太先生和思成先生的30封家书

久违的更一发家书

大家都很忙

累的时候

冲个电吧❤

—————————————————————————

我的充电器先生:
       
        最近生活很累,工作很累,你也很累,我也很累。

        我试图不要对你抱怨和发牢骚。在办公室里因为学生和同事的一些问题让我不是那么开心的时候,我转身泡了一杯浓缩美式。

        可苦了,我还没有加糖或奶,我喝了以后觉得自己会好一点,但是一口下去我看着杯子里的咖啡,觉得它黑的很暗。

        于是我倒掉了它。

        所幸还有你,充电器先生。

        我的电量lower than 15%的时候,你打了电话过来。

        其实你也很累了。我回家的时候你还没有回来,我等啊等,沙发都被我捂热了,你也还没有回来,第二天醒来了发现自己在床上,好在你也在。

        我总想着让你陪我吃个宵夜,晚饭是不太可能了,你太忙了,所以想等你回来陪我吃个宵夜,让你感受一下被我的厨艺荼毒的感觉,让你心里有个畏惧,不至于借口加班出去和其他人乱来。毕竟我这么好看,你要是和没我好看的人乱来,我不是很丢面子?

         不过我连这个机会也没有,挺可惜的。

         作为一个超人,我是有超能力的。所以新家装修和工作对我的超能力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请充电器先生发挥水平,安心挣钱。我温州人,对钱很敏感的。

          写这封信给你的时候是距离我们视频结束3小时,现在是北京时间21:45,我还没有听到门铃响,但是我的电量不足已经准备进入休眠状态了,所以请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把桌面上保温桶里的汤喝掉,好好的洗个热水澡,书房的门关了,你的云云在等待充电。

        我还是不会和你抱怨的,但是我会对你发牢骚,我会对你说我领导坏话,我会对你气愤学生的烂泥扶不上墙,你得好好的听着,然后抱着我,盖着我最喜欢的那张毯子,不停地安慰我或者亲亲我。

        毕竟喝了我的汤,就是我的人了。

        充电器先生,生活匆忙,工作也有很多,一切都不能称心如意的顺遂发展,我很累,我就要对你说。

         假如你的电量不足了,不用担心,我很慷慨,我也可以抱抱你,给你的眼睛一个啵啵,当一当你的充电器。这笔买卖,很划算的。

         

                                          急需充电的董云云

您关注的博主正在直播

B站up主设定

短打一发

希望大家喜欢~

—————————————————————————

您关注的博主“Canadan fullsun楷灿”正在直播~

收到了提示,c站的粉丝们立刻打开了app。

“大家晚上好呀~”只见镜头前的男生手缩在卫衣袖子里,对着镜头软软的用奶音打了个招呼。

男生坐在镜头前,穿着略微有些宽大的卫衣,打完招呼以后手也没有从袖子里伸出来,而是直接支在下巴底下,撑着小脸。

“今天不直播游戏啦~你们的加拿大哥禁止我玩游戏了。”说着嘟了嘟嘴,不满的语气仿佛要从屏幕里溢出来。

[家教这么严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心疼嗨灿尼一下,不直播游戏,那么我们来直播日常吧!]
[日常+1]
[日常+2]
[日常+3]
. . .
. . .
[你们这些人!狗粮没吃够吗?!……没吃够啊!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这些狗吧!]
[加拿大哥连我们full sun打游戏都要抱着让他打,这件事已经够我吃很久了!]
[对对对!现在想来都有点饱,嗝~]

“你们那么喜欢吃狗粮的吗?哈哈哈哈。”男孩把镜头调了个角度,露出了面前摆满了一桌子的物品。“因为他不让我打游戏,所以上次的百万粉丝福利的直播就作废先。但是我是温暖人心的full sun!所以我还是要遵守约定直播的!”

“今天我们就来直播口红测评!”

[卧槽!]
[卧槽!]
[卧槽!]
. . .
. . .
[口……口红测评……吗?这么6的吗!]
[啊啊啊啊啊!姆妈来晚了!]
[本姆妈必须要get到小嗨同款!]
[虽然不是女装福利,但是口红必须好评!]
[想艾特隔壁黄仁军!你看看人家的百万福利!]
[+1!弄了个什么画画直播就拿来敷衍姆妈!]
[对对对!虽然你画的好看!但是姆妈要看女装啊!]

“其实我本来想要女装来着,毕竟传统不可破嘛。但是你们加拿大哥表示他要先看,所以他看完以后,emmmmmmmm,这件事就没有然后了。”

男孩用手遮住嘴的一边,一副说悄悄话的样子,靠近镜头。

“其实他特别小气,你们不要告诉他是我说的哦~”

[说到这个我就要respect一下加拿大哥的占有欲了]
[对对对!那个刷了整版“我要嫁给你嗨灿尼”的小可爱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哭晕?]
[233333那个小可爱刷完了之后,下一期就是加拿大哥抱着小嗨打游戏的大场面了]
[不要说了!我就是那个人!我现在转cp粉了!哭——]
[hhhhhh跟我念马东szd]
[是真的!]
[锁了锁了!钥匙我吞了!]

“好了,在开始口红测评前,先请上我的助手”男孩让到了屏幕一侧,做出“请”的手势。

“欢迎马克哥!”

[沃日!]
[预感是秀恩爱特辑没错了!]
[助手?是加拿大哥涂吗?2333333]
[hhhhhh原来不是小嗨是马克涂吗hhhhhh]
[很期待哦~(小声哔哔:虽然更想小嗨涂)]
[23333333小嗨这波操作很6啊]

“那我们要开始咯。马克哥,你坐到这里,坐我旁边。”两人并排坐下后,李楷灿并没有急于开始测评,他稍稍牵住李马克的手,舒缓他的紧张。

“内~首先,请马克哥跟大家问好~”

“啊,大家好,第一次出镜,不知道要怎么做,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包涵。” 李马克边说边扣住了李楷灿的手指,挤出一个笑,接着又开始呆呆的坐着。

“好的,马克哥有点呆,大家不要介意哦。那么我就开始测评啦。”安抚的拍了拍李马克的腿,李楷灿拿起面前的一支口红,像看过的美妆博主一样,靠近镜头展示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是这样没错吧?”看到屏幕里清一色的[没错][对对对][是美妆博主没错了],李楷灿稍微放了心。

“这个是m—chan的606号……对,是606号。”

“今天的口红一些是我挑的,一些是道英哥说适合我就拿过来的。”李楷灿打开口红,旋出了口红准备开始涂。

“道英哥缠了好久让我们几个给他做试色模特,他说我们梦小队就是一个天然的粉底色号板!让我们给他试新出的眼影!”涂抹完毕后李楷灿转头让李马克看,挑了挑眉示意他发表意见。

[????不是加拿大哥涂吗????]
[我搞错了模特的意思?????]
[兔兔哥真的很执着了2333jeno弟弟都被缠怕了2333]
[前面的,没办法啊,桃子哥哥出差了啊hhhh]
[涂了口红的小嗨!!!!我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是姆妈的女儿小嗨吗?????]
[是的没错是姆妈的娇娇了!姆妈要流luei辽!]
[这个小漂亮是我的!我要藏起来!]
[前面的你考虑一下哦~加拿大哥在旁边哦~]
[hhhhhh马克的眼神一下犀利了起来]
[仿佛在说]
[呵,女人]
[跟我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前面的好有趣]
[你们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吧233333]

“好啦,看我!”李楷灿把李马克看评论的头掰向自己,“那么,模特,做好本分哦~” 说着“啵”的一下亲上了李马克的唇角。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这就是606的色号,亲亲的时候有点掉妆,会糊唇线,不过它的味道其实很不错,是蜂蜜味的。”李楷灿把李马克的头掰向镜头,暗自好笑的看着愣住的李马克,拿了一支笔指着自己刚刚亲的唇印开始(假装)正经的讲解。

“……比较适合小麦色皮肤的人,不过白皮貌似也很不错。”打量了一下李马克脸上的唇印,李楷灿更加确认的点点头。“白皮确实挺合适的。”

[hhhhh马克都呆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想要被亲亲!哭唧唧!]
[模特是这么用的嘛?!!?]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操作……]
[这是秀恩爱的新操作,nili单身狗是不懂得]
[所以真的是直播虐狗吗吗吗吗]

“接下来是号称给另一半吃的口红,rg家的男神系列。”李楷灿又拿起一支口红,暗红浆果色的膏体看起来很有质感,“我不太知道口红测评要怎么做,我就只能直接的说一说感觉怎么样还有好不好看,大家不要太认真看,当个乐子吧。”

[男神系列!!!!]
[天哪这个牌子!这个色号!]
[这是rg家的82号“Mark”啊!!!]
[我们小嗨绝对是故意的!]
[啊啊啊加拿大哥耳朵尖红啦!]
[他肯定看到了评论吧?对吧?]
[天啦噜!wuli小嗨真的是太甜啦!]

“哈哈,没错啦,这个是『Mark』啦,看的时候看见了,就买下来啦。”李楷灿涂完后扶着李马克的脸仿佛在审视哪里下嘴比较合适,但其实他满眼都只有李马克压不住的嘴角和圆圆眼里头的开心,还有可爱的红耳尖。

他在李马克的眼角下亲了一口,看见浆果色的唇印很好的印在李马克的眼角,满意的再点了点头:

“这个『Mark』和我挺合适的。”

[宝宝不要再撩他了,妈妈好担心你被立刻抗走啊!]
[马克的耳朵快爆炸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今天也是马东er流luei的一天]
[我们蜂蜜小熊真的太会撩了!]

“哼哼哼~下一支呢,是Lee的148号。”这一次李楷灿没有再涂上自己的嘴。

他涂到了李马克嘴上。

接着直接吻了上去。

李楷灿感觉到李马克略微干燥的唇和刚刚喝过的西柚味饮料的气味,趁着李马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立刻离开。

被吻到了就不是单单亲亲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这一支口红感觉有点干,不过很贴合唇色,是自然的调和唇色的口红,很适合生活用。”

“对吗马克哥?”

李马克手上还抓着李楷灿的衣摆,刚刚想趁机伸进去结果被逃开,现在这个小家伙又这么撩他……

“嗯,生活用还是比较讲究持久度吧。”李马克伸手揽过人的腰,“我们还是试一试这支口红能不能持久不掉吧。”

说着,伸手关了镜头。

[????]
[????。为什么突然关了????]
[啊~加拿大哥终于忍不住了~]
[我都替嗨灿尼提心吊胆了好久了!]
[前面的确定不是想看这个画面紧张了好久了?]
[不要戳穿我啊!]
[其实我也……]
[前面的……等等我……]
[那么现在?大概是结束了?]
[散了散了,嗨灿尼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啊……年轻真好……]
[?????我刚来就关了????]

您关注的博主“Canadan fullsun楷灿”已结束直播~

李东赫真的是我看过的

无论是

性转/女装大佬/omega等都十分合适无违和的

娇娇了。

每次都要感叹一遍,这是什么小可爱!

所以,请问各位有什么以上类型的文,

请不要大意的砸向我!

直线球

短打,特别短。

李东赫很擅长打直线球。

经过他多年调教,

李马克隐隐更胜一筹。

—————————————————————————
1.

“Mark 学长!”

李东赫叫住了前面的李马克。

李马克呆呆的回头,看见少年的干净校服还有一丝飞扬的弧度。

他看见李东赫耳朵里塞了一边耳机,另一边顺着肩胛垂下来,书包被一只手反拎着挂在背后,不是那么乖巧的呆毛竖了起来,整个人不羁又生机勃勃的样子。

“嗯……”

少年开口

“你要不要和我交往?”

潇洒的少年打了直线球

“咻”的一下就得了满分的goal。

2.

“李马克!”

交往7周年的某一天约会,目送李东赫准备上楼回家的时候,人又突然调头回来,并敲了敲车窗让自己下车。

李马克张开风衣把人包进去,李东赫的手环着李马克的腰,把重心放在人身上,抬头看着他。

李东赫的眼睛不太像平素看见那样亮晶晶的,昏黄的路灯把倔强的李东赫照的柔软极了。李马克一只手环着他,另一只手摸上了人乖顺的后脑勺。

四目相对,李东赫给他了一个吻。

“李马克,你要不要和我结婚?”

少年虽然不再是当年那个少年了,

但直线球依然是直线球。

这次的球也依然是好球。

3.

“Dear husband。”

圣诞夜,李马克和李东赫今年决定先在加拿大过一周,回国再去济州岛过新年。

两个围坐在客厅的圣诞树下。

爸爸妈妈早早去了休息,李东赫穿着可爱的绿红圣诞树图案毛衣,壁炉里的火光和外面的雪光以及室内的灯光交织着照映李东赫的圆圆小脸。

他正在给抱着他的李马克念自己写的圣诞信,一条腿架在李马克腿上,李马克的下巴磕在他的脑袋上,眼睛半闭半睁。

“……我将要送给你的圣诞礼物,”终于到了重点,李马克清醒过来,用自己的胡渣磨蹭人的发旋。

“亲爱的李马克先生”

翻页。

“你准备好当我的孩子的爸爸了吗?”

多年不变的直线球,

李东赫依然打的很棒。

4.

“candy她爸!”

李马克把装模作样的头埋得更低了点,手头上的文件是三天前李东赫帮自己整理的。

太明显了。

candy也坐在一旁学着李马克的样子,小脸被大本的绘本挡住,书的两侧露出两个羊角辫。

李东赫被两个人气笑了。

他一把将两个人手里的东西抽开,把candy的作业拍在桌子上,示意李马克看。

李马克看了看作业,摸了摸宝贝女儿的头,骄傲的说道:“比上次对了多一道,真棒!”

“我拜托你看看!上次是全错!全错!”李东赫把女儿的文具拿出来,准备给女儿订正作业,“我这么聪明,宝贝的功课居然那么差,都怪你的傻爸爸!一天天的笑起来都泛傻气!传给女儿了!”

直线球依然精准无误。

不过对方敌手经过多年磨炼也已经不容小觑。

李马克走过去搂住李东赫的细腰,笑着低声在他耳边开口:

“东赫呀,你的成绩单,都夹在抽屉夹层了,没错吧。”

看着李东赫震惊的样子,李马克心里更加开心。

他揉了揉小熊的脑袋,哼着歌去书房。

李马克,好球!

他说我真是太爱你了

金道英不知道

所以别人来告诉他

“你真是太爱他了。”

金道英想了想,

对郑在玹说:

“我真是太爱你了。”

—————————————————————————

金道英坐在餐厅里面,右手手机页面停在他和郑在玹的聊天记录上,自己发的倒数第二句是『我不回家吃饭了』

最后没了回音的是自己发的:

『遇见了前男友,和他吃个饭。』

没错,此刻金道英面前坐着的是他的前男友。

说是说前男友,但说实话两个人似乎连打啵都只有两回。

距离自己给郑在玹发信息已经有5分钟时间,按照他的作息表,这个点他并不忙,甚至他可以优哉游哉的准备下班了,并且按照平日里他粘自己的尿性,一分钟内不回自己,那就是他特别忙了。

或者是他生气了。

金道英有点烦躁,也有点不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不回家吃饭或者做饭了,去年他和郑在玹出门旅游一趟之后就同居了,年下男友在自己搬进去那天故作深沉的一早起来开车接自己,穿着金道英最喜欢的他给郑在玹买的蓝白条纹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天气还有点热,郑在玹挽起了衣袖,露出一节小臂。开车的时候金道英坐在副驾驶上用余光瞄了一路郑在玹小臂上凸起的青筋。

他把自己的不安归结于习惯。

金道英自认为是个十分规律的人,习惯了去做的事情,他就会坚持做,要不然就浑身不自在。或者,你可以叫他强迫症。

“道英,好久不见了。”

前男友说出了烂俗的开场白,手里搅着柠檬茶。金道英看着他那人杯子里的那块柠檬,好像听到了柠檬喊救命。

金道英干巴巴的应了一声“是啊”之后,就尴尬的喝了一口茶。黑屏的手机亮了一下,金道英看到了“在玹”两个字,想要按开看,又觉得似乎不太礼貌。

前男友倒是很体贴,机智的拿起菜单说着我来点点菜,给了金道英看信息的时间。

郑在玹回了一个『好』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金道英一下子垮了肩膀,又有点生气,大约是那种[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漠!]的生气。

“吃点什么?”金道英听到对面的人问,但是基于自己现在的心情,唯有笑着让对方点菜就好自己吃什么都没关系。

点完菜之后也不见郑在玹再发其他。金道英啜饮一口茶水,放下杯子后听见前男友的笑声。

金道英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神情。

那人笑开,手指扣在一起放在桌面上,开口道:

“你真是变了很多了。”

“……长大了都会变吧。”

“那还真是想见一见那个让你长大的人。”

“……嗯?”

“你不记得了。”他拿起茶壶给金道英倒了茶,放下的时候漏出来的水滴到了桌布上。

金道英心想,幸好不是家里前天刚买的杏色桌布,要不然郑在玹就得手洗桌布了。哎呀都说不要买杏色了,昨天看的时候桌角已经有一点沾油了,肯定是郑在玹撸的串滴下来的。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一个人好可怜的样子,回去要给他带个宵夜。诶?他前段时间是不是说想吃两条街前面那家店的鸡排?一会儿吃完给他排队去!哎呀哎呀我真是个好人,郑在玹要是生气的话就太过分了……

“道英?道英?!”

一只手在金道英面前晃了晃,金道英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在想男朋友?”男人调笑道。

金道英咬了咬口腔侧的肉,有点害羞的点了点头。

啊呀,想着郑在玹的事就开始出神了,真是不礼貌。

“感觉道英现在真的很开心。”男人笑了笑,“真好,替你开心。”

“哈?”这么明显?

“道英你,以前不会这么多语气词的。”金道英摸了摸发尾,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开始说很多语气词。

“你原来啊,在我们班,真的是一个高冷代名词。”

无论有没有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时候,金道英都是其他人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他对谁都很有礼貌,让人觉得他不是一个冷漠的人,可是他又和其他人十分疏离,因此学校里的男男女女即使有非分之想,也不敢轻易告白。

前男友是个例外,金道英第一次收到告白。他不知道怎么办好,又觉得似乎谈恋爱是个不错的事,毕竟[再不早恋就老了]这句话,是学生们奉为圣经的名言。

于是他答应了。

但是即便如此,金道英依然觉得生活没有改变。总归就是多了一个人陪自己吃饭走走看书复习而已,偶尔牵牵手,打啵发生在班级聚会微醺的情况下,地点是学校校门外的法国梧桐,秋天的季节,接吻的时候有枯叶飘下来。

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在分手前一周,金道英参加了一个比赛,学校推荐的名额,省级比赛,出门备考一周。前男友成绩不算拔尖,只能送他出门。回来的时候前男友兴冲冲的跑去接金道英,但看到人失落的神情只好按下激动,把人抱在怀里,亲了亲金道英。

金道英冷静的收敛表情,他不想别人为他担心,因此他任由那人抱住自己又亲了亲自己,扬起笑说着好饿好饿去吃什么。

没有注意到男友的复杂神情和放开了自己的手心。

那天吃完饭之后两人一个星期没有再私下联系。从来都是前男友约他出门,如今没动静,金道英也并不觉得奇怪。

一周后被提了分手。

金道英记得自己真的特别平静,连一丢丢失落都没有是假的,但也不至于伤心欲绝。他脑子里想到的是『完球,一个班的,好尴尬。』之后被告知竞赛成绩很不错,省直重点大学通过了他的保送名额。

很好,彻底闲了。

这一次偶然遇见,是他们分手后第一次见了。

金道英见到人的时候惊讶了一下,收到了吃饭邀请本来略略犹豫,一想到了大前天晚上郑在玹衣襟上蹭的口红就火助胆生,于是答应邀请。

想着要刺激刺激他的,根本没有刺激到,他是不是……已经不喜欢自己了?

金道英想到这里不满的撅了撅嘴,意识到对面的是谁,于是又好整以暇的坐正。

“咳,抱歉。”

“没事。”男人顿了顿,“你男朋友,很不错吧?”

“啊,”金道英扫了一眼手机,“其实挺烦人的,特别粘人,老缠着我去干嘛干嘛,上班也是,他眼睁睁看我上了楼,回到办公室又要给我发信息。不过有时候会给我带下午茶,办公室女孩子很喜欢他做的曲奇。”

每次都被分了,自己都没得吃。

完全忘记了郑在玹给他另外准备的点心盒。

“但是,也还是很喜欢他吧。”对面人笑笑。

“就,还不错。”金道英看着手机终于又亮了一下,眼睛瞟了过去。

菜上来了,是金道英以前常吃的清淡口味,今天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淡,抬手叫了一碟辣椒酱,对上了玩味的眼神。

金道英回了个笑容,满肚子疑惑。

他记得以前这人不会这么看他……等等,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这个人是怎么看自己来着?是不是和郑在玹看自己的时候一样?

郑在玹那傻子老是看自己,看自己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看的自己怪不好意思的,不知道是不是和男人一样呢?

“不一样了。”男人开口道。

“道英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以前到底什么样子啊?你们都说我变了?”怎么变也是金道英啊。

“嗯……那个,就要你自己体会了。”

金道英耸了耸肩,一顿饭再无言。

散场的时候,前男友送自己出了餐厅,向着自己身后的方向努了努嘴,笑着说:

“来接你了。”

金道英回头看见熟悉的车辆和靠在车门上抽烟的人,别扭的回过头装作没看到,和面前人告别。

男人笑了笑,拍了拍金道英的肩,不出意料的看到不远处扫过来的敌视眼神。

“不要别扭了。”

男人把手里抽着的烟咬进嘴里,含糊不清的一边摆手离开一边说:

“毕竟你那么爱他不是吗。”

金道英沉默着目送人离开,直到人走远,准备转身走的时候,从背后被人拦腰抱住。

抱着他的人把头埋在自己的脖子里,声音听不真切,黏黏糊糊的撒着娇,隐约听到什么“我好饿”“不要生气了”“我错了”一类的话语。

金道英转过身,没有挣脱腰间的手臂,抬起郑在玹的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阵。

然后猛的掐住郑在玹手感颇好的脸颊,咬牙切齿又语气软软的“教训”他:

“还敢不敢不回我信息了?!”

“不敢了!”摇头。

“还敢不敢那么久才回我信息?!”

“唔唔唔!”猛烈摇头。

“还敢不敢抽烟?!”

“不了不了!”摇头加抬手发誓状。

“这还差不多。”金道英松了手,拉着他往车走,“快点快点,我好饿,我们去吃鸡排和辣炒年糕去!”

“啊?请吃饭还不请吃饱?”郑在玹给人打开车门,“什么人呀这是?我们以后不和这么抠门的人玩了啊!”

金道英坐到车上,抬着手让郑在玹给他系安全带,另一只手捏着他的耳垂

“那你要是还带着口红回家,我不介意和他再出门一趟哦。”

郑在玹看着得意洋洋的咬着嘴唇尽量让自己不要笑出来的金道英,撇了撇嘴角,亲了上去。

金道英摸了摸亲吻自己的人的后脑勺,上个月陪他去剪的发尾有点刺手,毛茸茸的,连尾巴尖的手感也特别好。

啧,我真是太爱你了。

就连你的头发尾巴尖,我都特别喜欢。

soulmate的早晨对话

马东&诺俊

两对情侣出门玩,soulmate两人早上起床打电话商量行程,最终谁也出不了门的故事。

甜甜甜甜的!

注:【】是仁俊那边说的话    [ ]是东赫那边说的话

—————————————————————————

[你起来了吗?]

【起了。】

[刚起?]

【对。】

李东赫握着手机翻了个身,在身边人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感觉到那人抬起手臂把自己圈紧,无言的吻了吻他的胡茬下巴。

【今天去哪里?】

李东赫听到黄仁俊开口道。听筒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自己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那边又传来一句

“你们要去哪里?”

他听见黄仁俊好像稍稍远离了电话,但安静的环境让李东赫还是听见了那边的对话。

(“是不是我吵醒你了?”“没有,我听见了你的声音就醒来了。”“噗~,那还不是被我吵醒了?”“嗯……是的,所以仁俊尼要不要赔偿我失去的宝贵睡眠?”“李jeno你真是……”“啊……仁俊尼吵醒我了,我要有起床气了!”“你可真会顺杆爬……好啦好啦,早安呀,BoBo~”)

貌似是一声亲吻声,幸好不是很长的时间,短短一瞬后黄仁俊还记得和李东赫的通话。

李东赫翻了个白眼,然后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一声笑声。

抬头看了看,是李马克醒了。

这下李东赫来不及顾黄仁俊,扬起一个笑容,甜甜的说了声“早安~”

李马克看着怀里的可爱小熊,用鼻尖蹭了蹭李东赫的额发,又把下巴搁到人脑袋上去,把圈着人的手臂更加收紧了点,才满足的回一句“早安,东赫呀”。

想必那边的黄仁俊也在翻白眼了。

李东赫才不在乎,埋在李马克怀里,继续和黄仁俊商量今天的行程。

[所以说去哪?]

【听说这附近有一家挺好吃的餐厅?】

[那要不中午去那里吃饭,然后边吃边商量下午的行程?]

【也行。】

李东赫满意的准备结束电话,打算和李马克继续温存一下,就接到了黄仁俊的视频电话。

疑惑的接了,以为人有什么急事,结果打开一看,却看到李帝努在黄仁俊脑袋后面探出半个头地样子。

黄仁俊被人背后圈着,李帝努笑眼咪咪的看着屏幕,两个人似乎侧躺在床上,李东赫只能看见黄仁俊的三分之二脸。

[你不是专门打开视讯打算给我秀恩爱的吧?]

李东赫又翻了个白眼,soulmate的相处方式永远不能够不互相嫌弃跟diss。

【是又怎么样?怎么?马克哥不在?】

黄仁俊笑嘻嘻的讨嫌,虽然屏幕里完全只能看到李东赫一个人的脸,但是脸颊旁边明显不属于酒店床铺的布料还是很能说明李马克的去处。

李东赫把手机往上抬了抬,又示意李马克向着手机屏幕过来,视频里李马克头发乱糟糟的,有点傻气的向那边的黄仁俊李帝努问好。

[hi!]

【马克哥可爱~!】

黄仁俊学着钟辰乐的声音向李马克说道,全然不顾那边的李东赫略微吃醋的神情,一心一意的调笑这个傻气的很可爱的大哥。

[呀!帝努呀!刚起床也很帅气啊!果然是脸蛋有趣!]

李东赫不甘示弱的也调笑回去,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黄仁俊垮了的脸,还伴随着【呀!呀!呀!】的不满声。

[黄仁俊你是斗不过我的!我可是楷灿sense呀!]

李东赫嘚瑟地哼哼,全然不知抱着他的人地脸色在刚刚自己夸赞李帝努的时候就一下子黑了。

黄仁俊显然注意到了,佯装生气的边大声喊着【挂了挂了!!我挂电话了!】边把电话真的挂了,转身埋在李帝努胸膛里吃吃的偷笑。

“怎么了?”李帝努的声音带动着胸腔共鸣,黄仁俊伸手按上去,抬头带着亮晶晶的眼神笑着说:“刚刚马克哥生气了,我很识时务的挂了电话,我们中午是出不去了。哈哈哈!”

李帝努把人翻了个身,让人趴伏在自己身上,被子被滑开,露出黄仁俊昨晚被疼爱过的青青红红。

“那么我们任俊尼,是我可爱还是马克哥可爱呢?”

李帝努坏心的抚过人的胸前茱萸,一手掐住黄仁俊的腰侧,一手悄悄的握住半抬头的器官,趁黄仁俊不注意,进入了昨天很好的开发过了的内里。

而李东赫这边,已经是被强硬的抱在怀里,难耐的接受着李马克的醋意,他坐在李马克的怒张的物件上,接受自下而上地撞击,又挣脱不开,只能被箍着,扬起头颅,打开声音,一遍一遍的诉说自己对于李马克的爱意。

这顿饭,是大家都别想吃了。